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塞爱维(CIV)文明联盟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137|回复: 1

[转帖] 辛努海流亡记(埃及中王国时期)

[复制链接]

521

主题

0

好友

9688

积分

联盟总督(CIV Governor)

Rank: 8Rank: 8

UID
3705
经验
5740
金钱
18390
魅力
3948

银鹰荣誉骑士 文明IV汉化者 文明III改造者 论坛捐助者 文明V汉化者

发表于 2014-11-16 23:38:20 |显示全部楼层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8068808 ... mp;cid=0#8642638367

【简介】

     这是埃及文学史上最著名的一篇作品,写成年代大约在中王国时期,除了有纸草抄本之外,又有许多学校习作的片段。故事主人辛努海(Sinuhe)是12王朝阿蒙涅姆赫特一世时的大臣,在一次宫廷政变之时,由於偶然听到阴谋的计划,惧而逃亡到巴勒斯坦去,在经过许多年的流浪,在当地结婚生子,几乎成了异邦之人。但是当他年老之时,他的事迹传回埃及,国王塞索斯特里斯一世下诏令他回国,不究过往。辛努海从此得以安享馀年。

     这篇作品之所以著名的原因之一,是因为它的文字结构在埃及文发展的阶段上是中埃及文的典型作品,不但埃及人在学校中用来传抄,现代学生在学习古埃及文时也是以这篇文字为入门之阶。此外,在世界文学史上,这篇作成於公元前1900年左右的文字可能是最古老的一篇小说。就文字技巧方面说,它的原文并非使用一成不变的文体,在许多地方,明显的对句造成韵文的效果。这对句并非音韵上的配合,而是意义上的呼应。而这种对句的手法是埃及文学的一大特色。再者,由於故事的背景—阿蒙涅姆赫特一世的谋杀在另一作品《阿曼尼赫特的教谕》中也有反映,很可能是真的故事,因而有人认为这故事的底本是一篇自传。至少,文中所反映的历史、地理情况有许多都可以从其他的史料中得到印证。

  

【译文】

     这是巴勒斯坦长官,辛努海大人的故事。他说道:我是国王的随从,皇后的忠仆—她是塞索斯特里斯王的妃子,阿蒙涅姆赫特王的女儿诺弗如。

     第30年,洪泛季,第3个月的第7日,天神飞向了他的归宿,阿蒙涅姆赫特王升入了天空,与太阳融合,圣体与他的创造者合而为一。宫室寂静,人心悲痛,重门深锁。众臣俯首,贵戚伤怀。当此之时,国王正遣军西征。长子塞索斯特里斯为将,挥军长驱,掳得人畜无数。皇室亲卫西向传讯,告知王子宫中巨变。日暮之时,信使与他相会於送。无时或怠,神鹰与侍从飞奔而归,不令大军知晓。此时,另一信使亦被遣至军中其他众王子间。当他宣告消息之时,我恰僻在一角。得闻其言,使我心憟臂乏,四体瘫软。我蹑足而去,寻求庇护,置身於草丛之中,以避行旅。

     我南向而行,但无意归返王都,心想:若有变乱发生,我不可能幸免。我越过玛蒂附近的无花果树,接近司诺弗区,在耕地边缘度过一日。天亮时,我再度出发,……傍晚时,我抵达葛屋。我藉一艘无桨之船渡河,靠西风之力,我越过了采石场的东缘。北向而行,我抵达了君主之墙—这是用来抵御巴勒斯坦人和游牧部落的。我潜行於草莽之中,深恐守卫发觉。日暮时分,我到达倍登,在肯屋尔附近驻足。我为乾渴所困,喉头枯竭似灰。我心想:这大概是死亡的滋味!

     但我抬起头来,抖擞筋骨,因为我听到了牧畜的呜叫。我看见了一些巴勒斯坦人。其中有个曾到过埃及的酋长认得我是谁。他给我水喝,又烹奶给我。於是我随他回到他的族人中。他们极为友善。行行重行行,我到达了拜布罗港。一年又半载之后,我转而东行。那个叙利亚的酋长阿木楠西对我说:“你跟我在一起很好,因为你懂得埃及话。”他这样说是因为他已了解我的品格,我的智慧,同时又有另一些与他在一起的埃及人为我作保。

     於是他问我道:“你为何到此?发生了什麽事?是否王城中有变故?”“阿蒙涅姆赫特已经去世了,没有人知道发生什麽事!”(然后我没有完全吐露真情)“当我从远征军回都之时有人告诉我此件事。我心惊胆战,没命飞奔。我没有任何罪行,没有任何人朝我吐口沫,不曾听到任何阴谋,也没有警察喧嚷我的名字。我实在不知是什麽使我来到这裹。这好像是神明的安排。我有似在梦中,如同一个北方人发觉自己到了南方,农夫发觉自己置身於沙漠。”他说道:“没有了他,那位为全世界所敬畏的神,埃及要怎麽办呢?”我回答:“当然,他的儿子已登基为王,继承父业。他实是无比的神圣,无人比他为高。聪明睿智,足智多谋。当他的父王在宫中坐镇时,他在外监军,完成使命。当他挥军冲锋,无人可敌。他令敌人心惊胆战,溃不成军。当他征服城邦,男女欢呼。他生来命定为王,实独一无二,为神之赐礼。当他登位之后,全地欢乐。他扩展国界,南北无敌。他生就是巴勒斯坦的克星,游牧民族的噩运。快送信给他,让他知道你的名字。不要冒犯他,他不会不给顺服他的国家好处。”然后他对我说:“那麽埃及是幸运的,因为它知道他正兴盛。现在你既和我在一起,我会给你报偿。”

於是他让我成为他众子的领袖,将长女嫁给我。他让我在他的土地中选择最好的一块为我所有,那是一片沃土,叫做雅。那儿有无花果和葡萄,那儿的酒比水还多,又有丰富的蜂蜜和油脂。树上有各种水果,又有大麦、燕麦,以及无数的牲口。经由那喜爱我的人,我获得了极多财富。他令我成为其领土内最富庶之地的领袖。面包与酒日日为我陈设,烹肉烤鸭和各种野味不断。他们为我行猎,献在我面前,还加上我的猎犬的捕获。他们为我做各种甜点,各式奶品。我度过了许多年,我的孩子们也茁壮成长,各人成为其家族之首。

     北来南返的差使们都成为我的座上客。我给饥渴者水,导引迷途者,拯救遇盗者。当巴勒斯坦人与山区部落发生争执时,我给他们做参谋。这个叙利亚酋长让我担任了许多年他的将军。每一个为我所攻击的部落都被逐出耕地和水源。我掳获了它的牲畜、人民和粮草。我以我的臂膀、弓箭、战略和计谋消灭了那些人。我的勇谋极得他的欣赏。当他见到我的臂膀如是强壮,他将我置於他的众子之前。

     有一个叙利亚的强人来到我的营地向我挑战。他是个所向无敌的英雄。他扬言要和我比试,因为他想击败我以夺取我的牲口。那酋长与我商讨,我说:“我不认识他,又不是他的同盟,不曾在他的营地附近走动,也不曾开启他的后门,翻越他的围墙。这只是因为他看到我执行你的策划而嫉妒。我好比一头牛身於另一群牛间,受到领头公牛的攻击。没有外国武士是埃及人的同盟,谁能使水草长在山头?如果另一头牛想争斗,那英勇的公牛难道会示弱吗?如果他的心想要比武,让他说出心中的希望。难道神不知道他的命运?”

     当晚,我束紧弓弦,排理箭支,磨亮匕首,整顿武器。天亮后,叙利亚的民众都聚集在一起,围观这场战斗。我等待著,他向我而来,我也向他靠近。每颗心都为我焦虑,男男女女们都惊惶失声,大家都为我伤痛,他们想:“有没有另一个勇士可以与他相抗呢?”他竖起他的盾与斧,当我向他挑战之后,他的长矛向我射来,我都一一避开。当时两人尚未接近。他向我大吼一声,准备肉博。然而我向他射了一箭,直透他的咽喉。他惨号一声,扑倒在地。我用他的斧头杀了他,发出胜利的呼声。所有的叙利亚人都同声欢呼,而我向战神致谢。他的族人都为他悲伤。阿木楠西双手拥抱住我,亲吻致意。然后我取得了那人的财物和牲畜—他想如何对付我,我就如何对付他。我夺走了他帐中的物品,拆掉了他的营地,大大获利。我得到众多财富,无数牲口。

     神以这样的恩赐给予所责罚而令其迷失在异邦的人。今天他的心得到了满足。一个离乡背井的逃亡者,我现在名闻京师。一个备受饥苦的流浪者,我现在济邻以食。一个裸身亡命之徒,我现在身著美裳。一个终日奔走无人可使的人,我现在仆从成群。我的房屋舒适,住室宽敞。我的回忆却在宫中。

     无论是哪一位神安排了这一次流亡,愿你垂怜,让我回家!愿你让我见到王都,我的心已在其中度过长日。有什麽能比让我的身躯和我出生之地合而为一更重要的呢?帮助我!但愿美事成真。愿神赐我平安,愿他同样地赐予一个他所诅咒的人美好的结局,愿他的心怜惜那为他逐至异地的人。今天他是关悯的,但愿他垂听远方的祈祷,愿他让我回到那他将我从中引出的地方。

     愿埃及王喜悦,让我能生活在他的恩赐中,让我能问候他的妃子,让我能聆受她子女的命令。我的四肢将会再度年轻。暮年已至,体衰昏沉,臂膀无力,脚步蹒跚,心脏衰竭,死期将至。愿他们将我葬在永恒之城,使我可以追随王妃,然后她可以说她子女的可爱,愿她与我同度永日。

     当塞索斯特里斯陛下听到了我的遭遇后,他遣使送来重礼,令我欢欣,就像任何外邦酋长所得一样。宫中的王子们也给我信息。下面是这份让我返回埃及的诏书:

“荷鲁斯神,上下埃及之王塞索斯特里斯万岁。诏书赐辛努海。这份诏书是要你知道:你已经游历外邦,从柯蹬到叙利亚,翻山越岭,唯你心之所向。你有何罪呢?你不曾口出不逊,为人所恶,你也不曾在长老议会中发表不当的言论,然而这个想法却充斥你心。我心中对你并无任何恶意。你的王妃现已在宫中,安康如恒,她的孩儿们都在京师。你将因他们的赏赐而致富,你可以藉他们的礼物度日。当你回到埃及之后,你将见到你曾住过的京城,你可以亲吻门前的土地,你可以成为朝臣的一员。今日你已衰老,精力消退。愿你惦念入土之日。我已安排了你的葬礼:上好膏油,特级麻布,送葬行列,金质棺盖,蓝玉嵌饰。雄牛曳柩,乐师前导。舞者蹈於墓前,牺牲献於坛上。白石为门柱,其礼同王子。你将不致死於外邦,为异族所葬。你将不致为羊革裹尸—这些对一个流浪在外的人是太过分了。惦念你的晚年,回来吧!”

     当诏书到达时,我正和家人在一起。在宣读完毕之后,我匍匐在地,让灰沙染满头发。然后我绕屋而行,欢呼道:“为什麽这件事会发生在一个流亡在外的仆人身上?这件美好的恩赐使我免於死亡。你的卡(灵)让我能在都城度过馀年。”

     下面是宫中仆从辛努海的回信:

     “平安!平安!你的卡已知晓卑职流亡的事实。啊!仁慈的神,上下埃及之主,天地间众神之所爱。愿他们给你生命之息,无穷永生。你的威严横贯全地,你征服了太阳普照之处。睿智之主,愿你了解我所不敢说的事。……我的逃亡并非事先计划,我当时毫无此意。我说不出是什麽使我逃亡在外。这好比是梦。一个下埃及人发觉他置身於上埃及。但我并不惧怕。无人追索我,我也不曾听到不利的言词,没人听见警察喧嚷我的名字。但我的四肢紧张,双足狂奔,神智丧失,而那令我逃亡的神明又暗中牵引。……无论我是在京城或在此地,你的威望都笼罩大地。太阳为你而升,泉水任你所饮,大气为你所吸。现在卑职既已受诏,我将把家财交给儿女,愿陛下照准。你的恩赐使人得以生存,愿众神赐你永生。”

     我获准在雅停留一日,将我的产业交给子女。我的长子接掌家务,我所有的财产都在他手中:家仆、牲畜、果园。然后我南向而行。当我到达荷鲁斯大道口后,守关的指挥遣使回京报告。然后国王陛下令他的亲信大臣前来,并以船运来皇家礼品,分赠与我同行并引路的巴勒斯坦人。我登舟扬帆,来到京城。

     天明时,我受诏入宫。10位使者前导,我屈身而行,皇子们都站在宫门迎接。使者引我进入内厅。我见到国王坐在宝座上,背后是镶金墙壁。我匍匐在地,神智丧失。这位天神以友善的态度对我发言,我好似一个人突然置身黑夜之中,魂飞魄散,四肢战栗,心跳出腔一一我不能分辨自己是生是死。国王对一个大臣说:“扶他起来,让他跟我说话。”他说:“现在,你已经游历异邦归来。岁月令你衰老,你已近暮年。你的后事非不重要,你不必为外邦人所葬。当你的名字被传呼时,不要静默。”我以颤抖的声音回答:“我主对我说了些什麽?但愿我能回答,但我不能。这是神的作为。惧怕在我的心中,就像当初令我逃亡时一样。现在我在你面前,生命是你所有,愿陛下为其所欲。”

     然后王子们被召入。国王对王妃说:“看啊!辛努海回来了,成了一个巴勒斯坦人!”她发出惊叹声,王子们也一齐惊呼。他们对国王说:“不是他吧?真的吗?陛下!”国王说:“是他,是真的!”於是他们将项链、响板、摇铃拿出来献给国王:“愿你的手伸向美好的东西,永恒的王,天上女神之宝,愿她赐你生命,愿你与众星之神相合。上下埃及之冠为你所承,愿世界之主拉对你满意,因你使臣民远离恶事。松弓解箭,愿你给那匮乏的人以和风,给我们这美好的礼物,辛努海酋长,出生於埃及的游牧者。他因为害怕你而逃亡,没有人再因看见你的脸而恐惧,没有人因你看见而害怕。”国王说:“他将不用惧怕,他将是我的友伴,贵族之一员,他将被置於大臣之中。现在,到正厅去侍候!”

     当我由正厅出来之后,王子们牵着我的手,一同走过殿门。我被安排住入一个王子的房屋,其中有极美的家具、浴室、壁画,又有极多财物,上等亚麻、没药、油膏。所有的仆人都各就其位。我身上的年月从此消除。削面剃须,我将重担都还给沙漠。我穿起美衣,头著膏油,睡在床上。我得到了一个前任大臣的房屋。许多工人修整它,又重新种植树木。每天有三四次餐点由王宫中送来,加上王子们的赠予。一个石质金字塔为我在王室金字塔之间而建。皇家工匠为它设计蓝图,最佳的画师在其中作画,头等雕匠为之雕刻,墓园总管特别巡视。所有的陪葬物品都安排妥当。献祭教士也分配给我,加上附带的“北风之子”(这是对辛努海“无花果树之子”的名字的戏称,大概是因为辛努海从北方归来)。食色,和一等官员所得相同。我的雕像有金质饰品,包银衣著。这些都是因国王陛下的命令而造。从来没有一个平民曾经得到如此的待遇。从此我生活在国王的恩赐之中,直到入土之日。
I; the summer
I; the ebony
I am the dreamer
匹夫校力, 亦何所至, 无疆土之可贪, 无城郭之可利, 无金宝之可欲, 无权柄之可竞, 势不能以合徒众, 威不足以驱异人, 孰与王赫斯怒, 陈师鞠旅, 推无雠之民, 攻无罪之国。
儒者曰:‘天生丞民而树之君’。岂其皇天谆谆言?亦将欲之者为辞哉。
“把安稳看得比自由更重要的人注定要当奴隶。”——亚里士多德

0

主题

0

好友

116

积分

禁止发言

UID
1431
经验
78
金钱
81
魅力
38
发表于 2018-6-5 23:56:12 |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Archiver|塞爱维(CIV)文明联盟    

GMT+8, 2019-8-17 21:29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